唐人影視股份有限公司

新聞中心

位置:首頁>唐人新聞

專訪胡歌:我曾鮮肉過,如今正“骨肉相連”

2014-12-9 07:49 字體:

當觀眾還沉浸、消費于此前胡歌塑造的“李逍遙”式的翩翩美男子形象時,已三十而立的胡歌卻出乎意料地用一種“撕破自我”的態度,在電視劇《四十九日祭》里出演了一個抗日軍官。劇中,他穿梭于槍林彈雨間,任炮灰傷痕污血掛滿臉頰,從頭到尾展現出一副錚錚鐵骨的硬漢形象。宋佳說“以前我只是覺得他帥,這一次我覺得他是貢獻了一次前所未有的‘帥’。”

對于這樣的轉變與顛覆,胡歌倒是說,出演軍人的角色一直是自己心底的夢,從小自己就有軍人的情結。只是出道近10年的時間,“李逍遙式”的古裝美男子角色,讓他在收獲名利的同時,也與“偶像”二字緊緊地捆綁于一起。可是,“作為一個演員來說,不能夠永遠只是做一個偶像。”這一點,胡歌深諳此理。他同樣曾一度糾結于“偶像”與“實力”之間。也在從“偶像”到“實力”的必經過程中,毅然地用近一年的時間重回話劇舞臺。而歸來后的他直言“表演更自信了”,也接連主演了《生活啟示錄》《旋風十一人》等有別于以往形象的作品,“挑的戲,接的角色,都盡量避免大家只看到我偶像的一面。”

自小有軍人情結,演軍人是心底的夢

搜狐娛樂:這次戴軍官這個角色,感覺是你近幾年所飾演的角色中突破最大的一個,當初接這個戲的過程是怎樣的?

胡歌:演類似軍人這樣的角色其實是我心里面一直的夢吧。因為從小我都有一個軍人情結,所以在當了演員以后,我一直跟自己說,一定要演回軍人。但是從出道開始,將近十年的時間里,我大部分演的都是古裝戲,很少有機會可以接到類似的題材。也是因為和張黎導演合作了電影《辛亥革命》后,他知道了有胡歌這么個演員。那次的合作也讓我在黎叔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,我也很希望可以有機會可以再跟他合作。

搜狐娛樂:大家都知道黎叔拍戲挺嚴格的,不知道這個角色他有沒有跟你做一些加法或者一些東西?

胡歌:首先是做減法,在做加法之前是先要做減法。因為我從來沒有演過軍人,所以我在進組的時候,我可能會給自己先預設好一個表演的狀態,一個我所理解的軍人的狀態。但說實話,我沒有真正去體驗過軍人的世界,我沒有在軍營里摸爬滾打,所以我對軍人的理解和認知可能還是一個比較膚淺的,覺得軍人就是身姿挺拔,然后陽剛,特別硬氣。但在黎叔的世界里面,那樣的軍人是一個模板式的軍人,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軍人,他對我的要求是首先你要把他演成一個人,其次才是一個軍人。

搜狐娛樂:從整體風格來看的話,這部劇有點偏沉重,演員可能演起來也很虐心。對于你而言,最大的難度在哪兒?

胡歌:從技術上來說最大難度就是一邊要演動作戲,一邊還要演情感戲。這和古裝戲還不一樣,古裝戲是冷兵器,他只要記住套路動作就行了。但戰爭戲里面,除了要記住自己的動作以外,還要記炸點,記機器運動的軌跡。所以怎么樣把動作戲和文戲很好的糅合一起,對我是最大的挑戰。其次,是體力上的挑戰,當時我們拍攝的時候,是天比較熱的時候,可演的卻是冬天,所以穿的衣服特別厚,然后又要跑,身上又背著特別重的裝備。經常是一天拍完以后,整個人就虛脫了。

角色老是悲情?可能大家愛看我被虐

搜狐娛樂:提到感情戲,這次劇版和電影版相比,多了一條你飾演的軍官與宋佳飾演的玉墨之間的感情線。這條感情線是怎么延展?。

胡歌:這個情感看似是特別凄美的,其實對于戴濤來說,這是一份沒有開始的情感,更不要有什么結果了。對于他來說,他和玉墨的這一段短暫的情感,從某個角度來說,是給玉墨一個繼續活下去的希望和理由。

搜狐娛樂:可能小宋佳之前演的角色,并不是偏偶像化的角色。你們第一次合作,搭在一起,有什么火花?

胡歌:她帶著我走嘛,她帶著我往實力的道路去走,而且她本身也是我的師姐。

搜狐娛樂:那之前不“實力”么?

胡歌:之前可能演的題材角色都是偏偶像的。從學校出來以后,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對我有更多的認可,所以最近這幾年接的角色,挑的戲,都盡量的避免大家只看到偶像的一面。

搜狐娛樂:我看有些段子手,說你為什么演的角色總是悲劇。你也轉了那條微博。

胡歌:結果是悲劇,但是過程里面有很多也是喜劇。

搜狐娛樂:是不是你自己身上有悲情的成分在。

胡歌:可能是大家喜歡看我被虐吧。

不能只做偶像 自己也可夠大叔

搜狐娛樂:剛才你也提到了一些,像你主演的《生活啟示錄》也好,還是這部劇,感覺你確實在撕脫一些偶像的包袱?

胡歌:我對自己的定位是演員,偶像可能只是一個過程吧。其實作為一個演員來說,不能夠永遠只是做一個偶像,我還是需要用我更多更好的作品來證明自己。

搜狐娛樂:那會不會也是因為一個男人可能經過三十歲以后,心態上的變化?

胡歌:我覺得我的心態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,可能我在很早之前就想好了,20歲到30歲是一個階段,30歲以后可能是另外一個階段。

搜狐娛樂:那你徹底把這層偶像的包袱撕開了嗎?

胡歌:做藝人和做商品是一樣的,定位要非常的明確。我不是說一定要去把這個偶像的包袱全部撕開,今天開始我就不做偶像了,并不是這樣。我對自己的定位是想做一個好的演員,那如果我在做演員的同時我又可以成為一個偶像,那何樂而不為呢。

搜狐娛樂:現在滿屏都是小鮮肉,對你有沒有一些危機感?

胡歌:我不知道這個危機感從何而來。這么說吧,我曾經也是小鮮肉,然后我希望我將來會成為老戲骨,那現在就是從小鮮肉奔向老戲骨的這么一個階段,算是骨肉相連吧。

搜狐娛樂:是不是已經開始走“大叔”路線,或者已接觸這條路線?

胡歌:我夠一夠是可以夠到大叔的,但是我把胡子剃了,我就不是大叔了。

表面看似挺斯文,內氣其實很悶騷

搜狐娛樂:你電視熒屏上可能比較偏儒雅、偏深情,但你的微博,感覺又是個段子手、是個逗比,為何給人這樣的分裂呢?

胡歌:人本來就是有很多面的,處女座就是表面上看起來挺斯文的,其實內心都挺MS的。

搜狐娛樂:悶騷嗎?

胡歌:對,有很多的想法。

搜狐娛樂:那你覺得你最悶騷的一面在哪兒?

胡歌:最悶騷的就打個比方,我現在正兒八經的坐在這兒接受你的采訪,但是可能我心里想的跟我說的還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搜狐娛樂:現在有這樣一個說法,說男演員要賣萌,耍腐,還要逗比,這樣才是王道。不知這幾塊領域,你覺得你自己最適合哪一塊?

胡歌:我覺得這個都稱不上王道,我覺得真正的王道是真誠。

搜狐娛樂:很多粉絲可能喜歡"CP",你的有些粉絲也希望你跟一些男演員組成CP,你覺得你跟哪個演員有這樣的CP感?

胡歌:CP是什么意思?

搜狐娛樂:就是湊一對。

胡歌:是一對的意思,那我太邪惡了,我想歪了。所以你是說我自己覺得我跟哪個男演員嗎?沒有,我覺得我不能說某一個,不然的話另外兩個會不高興的,我們四個是永遠的好伙伴。

搜狐娛樂:我看你的很多粉絲希望你跟袁弘啊,霍建華能湊成CP這樣,你覺得跟他們之間有火花嗎?

胡歌:我們四個人是CCPP。

回到頂部
分享
. 做爱视频